当事人去世证据缺失,40多年医疗纠纷案咋解决?

文章作者:合肥律师网 | 2019-08-18
字体大小:

   1975年的一次医疗事故,让丹东的患者李山(化名)一家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正值壮年的李山因为这次事故,前后进行了十几次手术,在医院整整住了5年,长期的缠绵病榻给李山家带来了很重的经济负担,获得补偿是他们家多年的愿望。

1.jpg
  可是时间长达40几年,除了已经快90高龄的李山,当事人都已去世,当年的很多文件都过了保存期限,能找到的证据纸张都发黄变脆了……可是功夫终究不负有心人,经过长达9个月的努力,丹东医调委解决了这个“老大难”医疗纠纷案。
 
老人因病痛想过跳楼
 
  42年前,47岁的李山因患十二指肠球部溃疡,由丹东某医院对其进行了胃大部切除术,但术后第四天距吻合口1cm处出现穿孔,医院当日进行了修补。可没想到,第一次术后12天,李山又发现十二指肠残端出现穿孔,医院再次进行了修补,随后又因为种种原因,李山前前后后共接受了十几次手术,他在医院也整整住了5年。
 
  “当时我大哥下乡了,母亲必须去医院照顾父亲,我当时只有12岁,就开始在家照顾弟妹了。”李山的女儿李明(化名)说,当时家里的天一下子就像塌了一半,父亲从那之后就不能再继续工作,生活必须靠人照顾,家里失去了主要劳动力,母亲不仅得照顾父亲,还得养家糊口,家庭负担一下就变得很重。
 
  李明表示,这些年父亲年纪大了还患上了脑梗,14年前母亲也因病去世了,她只好辞掉工作,开始专职照顾父亲。几十年来因为父亲的病,家里始终过得不太宽裕,父亲甚至因为病痛,说过想要跳楼自杀。
 
  所以能让父亲得到那次医疗事故的补偿,成了他们全家最大的心愿,终于在2015年9月,通过丹东市卫计委的引导,李山一家和当事医院共同向由丹东市医调办组建的医调委提出了调解申请。
 
  经过40多年发黄变脆的证据文件还原当年真相
 
  经过丹东市医调委调解员的调查,初步了解了当时的情况——在事发当年是没有关于医疗事故怎么处理赔偿的相关规定的,所以在1979年相关部门对于这起医疗事故的批复是:经研究同意按医疗事故解决,出院后由患者所在单位比照工伤处理。
 
  于是在公费医疗改革之前,李山享有100%的医疗报销和生活补贴,但是在改革之后,取消了100%报销,只有涉及到原大病部分按照公费医疗的报销,个人就需要承担一些费用,而就是这些医药费和营养费、陪护费等费用让李山一家觉得不堪重负,想要医院方面进行补偿。
 
  患者诉求清楚,医院对此也表态愿意基于实际情况给予患者补偿,那接下来医调委的工作就是核实清楚当年的事实,拿出相关证据给医患双方进行合理调解。
 
  “当时接收李山老人这个案例,对我们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丹东市医调办周主任表示,因为时间间隔真的很长,他们调查发现,当年亲身参与这件事的医生等人都已去世,就连病例都因为过了保存年限,已经找不到了,取证可以说的相当的困难。
 
  于是除了让医患双方补充证据材料,医调委调解员多番查找,终于在患者的“职工工伤残疾证”上找到了线索——既然有残疾证,那么原发证机关就应当有原始档案。根据这个思路,调解员找到了发证的原丹东市医务劳动鉴定委员会,查到了这起纠纷,即李山当年因为医疗事故接受了多次手术的详细情况。
 
  调解员将这份因为存放时间长,已发黄变脆的详细情况出示给医患双方查看时,双方均确认了为事实情况。
 
历时9个月双方终于调解成功
 
  取证第一步完成了,因为之前已经有过行政处理,那么患者享受了哪些工伤待遇就成了确定一次性解决纠纷方案不可回避的问题。
 
  可是医患双方对此都说不清楚,再加上患者当年所在单位已破产,调解员只能再次到医方和丹东市人社局有关部门展开调查,终于从工伤医疗保险处、工伤科和医方的财务科了解到了患者李山已享受到的工伤待遇和医方给予的补偿。可是李山尽管对调查结果表示认可,但同时提出这些待遇已不足以弥补医疗事故给自己身体和精神造成的实际损失。
 
  调解进行到了很关键的一部分:时间过了这么久,相关的法律法规也几经修改,这个纠纷的解决方式到底要以何为准?
 
  我国调整医患纠纷的《侵权责任法》、《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法规,均对1975年发生的本案没有溯及力,国务院1987年发布的《医疗事故处理办法》也于2002年9月1日废止。因此,医调委先后三次进行了法律适用研讨会,最终确定了通过给患者适当经济补偿的方式,一次性彻底解决纠纷,此方案得到了医患双方的认可。
 
  终于,2016年6月,经过了漫长了41年,已88岁高龄的李山老人在医疗纠纷调解协议书上签了自己的名字,整个调解过程历时9个月。
 
  医调委为第三方中立机构免费调解医疗纠纷
 
  在医疗纠纷中,医患双方往往因为互相猜忌,就责任大小、赔偿多少等问题不能达成一致,从而导致医患矛盾不断加深。丹东市医调办周主任表示,所以针对这些问题,2013年5月,由国家拨款,丹东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办公室筹建了不隶属于任何政府机构的人民调解组织――丹东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窗口直接面对医患双方。
 
  “只要医患双方自愿,到我们这里来申请,我们就会给免费进行调解。”周主任说,我们会给双方搭建一个沟通平台,这样可以省去患者走医疗事故鉴定或去法院起诉的过程,能提现出一个方便快捷的优势。
 
  而且我们事实上是属于一个第三方机构,以往有时候我们会被医院或患者误解,医院会觉得“你们是不是就是来帮着患者要钱啊?”,患者反而会怀疑我们会不会偏帮医院,但其实这些顾虑真的都是不存在的,我们完全是一个中立的机构。
网站地图|手机版 Copyright © 2016 合肥律师事务所_合肥权威律师_快速免费咨询_合肥律师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