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复议典型案例二

文章作者:合肥律师网 | 2019-03-18
字体大小:

   申请人:杨某,男,20岁,彝族,某县小滴水村人。

 
  被申请人:某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
 
  第三人:刘某,男,28岁,汉族,某县人。
 
  申请人对被申请人作出的《某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决定书》不服,向行政复议机关申请行政复议。
 
  2010年1月3日晚,刘某等人驾驶摩托车与同样驾驶摩托车的杨某等人迎面相遇,因刘某开着远光灯且车速快,杨某等人叫刘某等人停车,刘某停车后,双方在理论时发生争执,杨某遂对刘某实施殴打,县公安局以杨某寻衅滋事为由向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呈报劳动教养,市劳教委经审理后决定对杨某劳动教养九个月。
 
  申请人认为,自己的行为不能构成寻衅滋事,首先,事情是因刘某的过错行而起;其次,刘某在理论时的口气和语言对事情的发展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再次,正因事出有因,申请人的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构成要件中的“随意性”的特征,应按照殴打他人进行治安处罚,不应呈报劳动教养。
 
  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无故殴打他人构成寻衅滋事,决定对其劳动教养九个月,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准确。
 
  复议期间,经召开案件论证会后,复议机关认为,此案存在定性不准,适用法律错误和显失公平等问题,经协调后,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主动撤销劳动教养决定,申请人撤回行政复议申请,双方达成和解。
 
  【焦点问题评析】
 
一、杨某的行为是否属于寻衅滋事
 
  关于杨某是否构成寻衅滋事,行政复议人员中也出现分歧,为了更准确的把握案件性质,行政复议机关及时召开案件论证会,经讨论,参加论证会的法律顾问和法官一致认为该案确实存在定性不准的问题。原因如下,寻衅滋事主要表现为在公共场所逞强好胜、无事生非,其主观上具有随意性,针对的是不特定的对象。首先,本案中刘某等人行车时车速快,会车时开远光灯等不文明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杨某等人的正常行驶,双方因此发生争执,进一步发生殴打,这属于“事出有因”;其次,双方产生矛盾继而发生殴打,杨某等人主观上的随意性表现不明显;最后,本案发生在乡村小路,是否属于公共场所尚需商榷。因此,本案定性为寻衅滋事较为牵强。
 
二、市劳教委的决定是否适用法律错误
 
  市劳教委称,按照中央、省强调要缩短劳动教养期限的要求,市劳教委根据“以人为本”、“宽严相济”的原则,经请示省劳教委后,对杨某作出劳动教养9个月的决定,这本来是出于合理的考虑。但《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三条规定:“劳动教养期限,根据需要劳动教养的人的违法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动机和危害程度,确定为一至三年。劳动教养时间,从通知收容之日起计算,通知收容以前先行收容审查或羁押的,一日折抵一日。”因此,市劳教委决定对杨某劳动教养9个月,没有法律依据。
 
三、对杨某实行劳动教养是否显失公平
 
  本案中,确实应当对杨某进行处罚,但本案中双方都有过错责任,且刘某过错在先,对刘某没有处罚,而对杨某实行劳动教养,确实存在处理过重、显失公平的问题。况且,杨某没有前科,没有违法经历,之前也没有寻衅滋事的经历,仅凭一次殴打他人的行为就将其定性为寻衅滋事并劳动教养,所收到社会效应不太理想。综合考虑,给予杨某治安处罚即可达到惩罚和教育的效果。
 
  【办案体会】
 
一、行政主管部门和行政复议机关要准确把握合法合理的原则
 
  本案中,市劳教委对杨某做出劳动教养九个月的决定,本意是为达到公平合理的效果,但在案件的处理过程中适用法律错误,同时因案件定性不准确而显失公平。在实践中,少数基层执法人员无法准确掌握公平合理与依法执法如何平衡的原则,造成了行政执法的适用法律错误或执法不当的结果,例如应当并处的不并处、处罚低于法律规定的幅度或仅考虑法律效应欠缺考虑社会效应造成显失公平、执法不当等。因此,本案无论是对于基层办案人员还是行政复议人员,都有很深刻的启示:在办理和审查案件时要严格依据法律,同时兼顾公平合理,但在追求依法执法和公平合理时,不能顾此失彼,更重要的是万万不能脱离了法律依据这个基础。
 
二、行政复议机关要充分发挥专家的作用,为复议机关答疑解惑
 
  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复议案件的法律关系也显得越来越复杂多变,疑难案件也大幅增加,特别是公安、国土、规划等部门的案件涉及的专业问题较多,给行政复议人员审理案件带来了一定的难度。因此,行政复议机关不仅要全面提高行政复议人员的整体素质,不断完善知识体系,也要结合本地实际,建立法律、经济、规划、建筑等方面的人才库,必要时组成智囊团,通过案件讨论会等形式,及时向复议机关提供准确客观的参考意见,确保行政复议案件的合法合理、公平公正。
网站地图|手机版 Copyright © 2016 合肥律师事务所_合肥权威律师_快速免费咨询_合肥律师网 版权所有